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妙贼

一剑惊仙,江湖安定十数年(1/3)

    一秒记住!!!【求♂书♂神♂站】手机用户输入:m.qiushushenzhan.com

    江湖事,江湖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名往。武林中人,争的、抢的、夺的无非就是那名利二字。

    一场江湖一场梦,梦醒时分江湖散。

    江湖,总不会一直平静下去。

    大唐四年,一月初一,长安城灯火通明,热闹非凡。长安城南面新建的武道会场,汇聚天下群雄、各路侠客好汉,争夺那天下第一。

    出人意料的是,今日的主角,不是少林武当,也不是天山峨眉,更不是蜀地剑阁唐门,而是一位女子,一位仙子。

    高台之上,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迎风而立,身着广袖流仙裙,一面轻纱遮笼绝世容颜,她站在那里,仿若仙子临世,不食人间烟火,无人敢侵犯丝毫。

    天下武学分九品,一品为最,九品为末。一品之上,更有境界,近乎于仙,故称人仙。

    高台上的女子便是一位人仙,且还是天生人仙,自她一出生,便是人仙之境,休说年轻一辈,纵是细数江湖百年,又有几人敢与其争缨。

    风声渐急,众人心头压着一块重石,无人敢挑战台上的那一位,难道,大唐开国以来的第一次武道大会,要将这天下第一给一位女子?他们心底不服,却也不得不服。

    君不见,仙子一杯琼仙酿,醉倒天下英雄汉。君不见,广袖流仙裙衣舞,众多侠客皆低首。

    女子名唤月若仙,寒如冷月胜似仙。

    今日后,这个名字注定传遍整个大唐。

    场面静悄悄地,忽然,一道身影跃上高台,所有人抬头向那人看去,一身麻袍,相貌平淡无奇,背负一柄普通铁剑,除了一双清亮的眸子,再无其他引人注目之处。

    众人叹息,心中刚刚升起的微弱希望迅速散去。这样的人,这样的装束,这样的剑,似乎登不上大雅之堂。

    “在下六品武者,叶恒之,特来此,请月仙子指教。”那人拱手一让,朝着立在高台中央的月若仙施礼。

    六品武者?众人心头叹息更甚,区区六品,如何胜过超脱一品之上的人仙。结局,似乎早已注定,这样的挑战,还不如不挑战,徒增他人威名罢了。

    “月家,月若仙,请指教。”女子声音平淡,如名字一般清冷。

    “比试之前,在下想与仙子打个赌。”叶恒之直视月若仙,眸子清亮。

    打赌?众人好奇,想看看这无名之辈能玩出什么花样。

    “赌什么?”月若仙语气平静,听不出一点情绪。

    “赌一个孩子,在下若是赢了,想请仙子替在下生一个孩子。”

    叶恒之的话如同平地惊雷,震得众人脑瓜子嗡嗡作响。

    刚刚他们听到了什么!叶恒之竟想让月若仙给他生一个孩子!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居然说出如此惊世骇俗之话语。是叶恒之疯了?还是他们产生了幻觉。

    “你若是输了呢?”月若仙并未发怒,只是淡淡的问道。

    “在下若是输了,这条命,便任由月仙子处置。”叶恒之缓缓答道。

    众人惊愕,这叶恒之绝对是疯了,他竟然赌命!

    “既如此,那我出手,可不会手下留情。”月若仙扬起雪白食指,朝着叶恒之轻轻一点,霎时间,一股绝强的气势爆发,风声猎猎,挤压向场中负剑男子。

    月若仙,应下了赌约!

    “自无需留情,仙子尽管出手便是。”叶恒之面色不变,目光更加清亮。那股绝强的气势压在他身上,如泰山压顶,重若万钧。他一步踏出,六品武境显露无余,风声狂暴,麻袍紧贴在他身上,背脊笔直,犹如一杆劲竹。

    又一步踏出,人仙威压更甚,然而,叶恒之的身形依旧稳固,未曾动摇,其气势更上一层,破入五品武境。

    破境了!众人惊呼,谁能想到,在这等境头,叶恒之居然迎难而上,晋入五品武境,纵是月若仙,也感到几分惊奇,眼前这男子,似乎并不那么平凡。

    不过,五品而已,不过如此,叶恒之,只能止步。

    再一步踏出,叶恒之的气势再次攀升,晋入四品。这一次,所有人为之惊叹,一日破两境,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是世所罕见了。

    然而,叶恒之又一次冲击了人们的认知,他竟接连踏前三步,一步一境界,强势登入一品武境,这般年龄,这等境界,年轻一辈,唯有寥寥数人。

    一日破五大武境!真真正正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无论此战结果如何,叶恒之这个名字,都将载入史册,为江湖人所传颂。

    这是一个传奇。

    还能更进一步么?所有人都在疑问,更有不少人希冀着那一幕。要知道,叶恒之可是在赌命,若是输了,即便他是一品宗师,即便他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也难逃一死。

    赢?人仙,超脱一品,近乎于仙。一品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