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妙贼

各凭手段(1/2)

    一秒记住!!!【求♂书♂神♂站】手机用户输入:m.qiushushenzhan.com

    “打脸?兄弟,你有点狠啊!”叶小枫咂咂嘴,对着李仁伸出大拇指。

    俗话说得好,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李仁一开始就往顾长痕脸上招呼,有意也罢,无意也罢,打脸的结果最终还是达到了,今日过后,顾长痕怕是要恨死他们。

    “一般一般。”李仁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谦虚道。

    龙船之上,薛无敌会心一笑,李安世则是脸色发黑,嘴角止不住的轻微抽搐。他怎么就生出李仁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孩子?性子既不随他,也不随夏寻雨,怪只怪他太过于溺爱李仁。

    自己生下来的孩子,哭着也要养大成人。

    第二层,夏首道面色同样发黑,陈不平识趣的远离了他几步远,唯恐牵扯到自己。

    “逆子啊逆子!当众嬉戏,成何体统!老子教你的圣贤书都喂进狗肚子了是么?你看看你那个邋遢的样子,头发也不绑,胡子也不刮,整个一地痞流氓,也不知道哪个混账王八蛋生出你这么个玩意来。”

    礼部尚书闻言,友情提示道:“丞相,他,好像是您的儿子。”

    “是么?”夏首道气糊涂了,一时有些迷糊。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礼部尚书迟疑道。

    夏首道沉默,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话,发现无意中骂了自己是混账王八蛋,脸色更黑,黑的像锅底一样,他侧身看了礼部尚书一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口齿清晰的吐出一句话。

    “滚!骂自己怎么了?老子乐意!”

    礼部尚书触了霉头,识趣的退下,其余官员皆离得远远的,捂嘴偷笑,努力地使自己不发出任何声响来,不然,夏首道发起火来,喷出的唾沫有可能把整艘龙船淹没。

    湖面上,众人的争斗差不多接近尾声,五十只小船折损过半,仅剩下二十多只,一百多号人如今还剩下四五十人,按照一船载一人的原则,众人仍需要继续争抢这剩下的小船。

    顾长痕饱受蹂躏,浑身上下剧痛无比。

    一开始,他还能勉强抗衡叶小枫等人的攻击,勉强的适时反击一两招,可到了后面,他气力匮乏,再没有力气反抗,完全处于被动的挨打当中,全身没有一处完好之地,皮肤之上布满淤青。

    回想这悲惨的一夜,他有种掩面而泣的冲动。

    自他出生以来,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毒打。

    “你们玩的挺开心啊!”薛文武击败剑三,占据一只小船,抬头看向半空,叶小枫四人玩的不亦乐乎,他不由得替顾长痕感到一丝悲哀,惹谁不好,非得惹叶小枫,好像有哪里不对,真要追溯源头,应该是叶小枫先挑的事儿。

    这么说来……

    算了,这些细节不重要,无伤大雅。

    “行了,教训的差不多了,放他一马。”叶小枫拎着无力挣扎的顾长痕,落到薛文武所在的小船之上,随手将其扔给气喘吁吁的剑三,剑三忙伸手借住顾长痕,却见顾长痕如释重负的笑了一下。

    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随后,顾长痕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放心,没下死手,回去休养几天,估计就恢复的生龙活虎了,就又可以跑出来继续蹦跶了。”

    夏正启跨步走来,与薛文武并肩而立,继续道:“下次遇见小爷,长点儿眼睛,绕远了走。”

    剑三目光冷漠,一边扛昏迷过去的顾长痕,一边扛伤痕累累的剑七,头也不回的掠向湖边。

    “遇见个哑巴真无趣,连狠话都不能留两句。”叶小枫双手环抱,颇为失望道。

    留两句狠话不好嘛?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来日方长,此仇必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诸如此类,江湖不像神偷沐春风所说的那样,全是客套,赢了输了都有谦辞,逢场作戏也好,真心实意也罢,彼此留个面子,江湖很现实,一旦撕破脸皮,那就只有刀剑相向这一种选择。

    化敌为友,有这个可能,只不过希望很渺茫。

    除非双方忽然有了一致的利益。不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哪里管的着什么规矩,谁先砍了对方,谁就赢了,讲规矩说谦辞的人,要么强大到无所畏惧,要么变成仇人的刀下亡魂。

    航程行驶了大部分,距离湖中小岛,还有百十来丈的距离。

    硕大的龙船行驶过来,御史大夫月若山向前一步,对着湖中众人讲道:“规矩不变,一只船,载一人上岛,入水者,不得上岛,众人座次按照上岛顺序排列,截止前五十名,许少不许多。”

    言罢,龙船航行远去,不再理会湖上众人。

    “唉,大叔,我不用船,能不能直接上岛?”叶小枫大喊道。

    听到叶小枫这声大叔,御史大夫月若山眸中浮现出一缕笑意,对这个侄儿的称呼极为受用,回应道:“你若有那个本事,尽管上岛便是,无人会拦你,此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