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国潮1980

第四十一章 夜谈(1/2)

    一秒记住!!!【求♂书♂神♂站】手机用户输入:m.qiushushenzhan.com

    边建功醉酒的这天晚上,宁卫民也不好受。

    一向吃嘛嘛香,沾枕头就着的他,居然失眠了。

    也不知道怎么了,躺在床上,他脑子里居然老在转悠边建功的事儿。

    想着那小子抱着脑袋掉眼泪的样子。

    想着他连火烧带汤,往嘴里扒拉了三大碗的卤煮火烧的德行。

    一个人的肚子总共才多大地儿啊?

    这小子居然吃得人家卖卤煮的都不敢再卖给他了,得有多亏嘴!

    还有送他回来之后,边家屋里传出边大爷恨铁不成钢的骂声。

    以及那花白了头发的边大妈抹着泪,一趟趟往屋里送水,清理腌臜的佝偻身影……

    最终,脑子里乱纷纷的宁卫民只能是从床上坐起来,点燃了一根烟,抱着膝盖发呆。

    往往一个人在感到矛盾的时候,就会同时感到空虚。

    宁卫民现在的心里就空虚得很,竟至弄不清自己到底应该何以为怀。

    就这件事来说,他觉得边建功确实可怜。

    可问题是,这就是这个时代普遍现象,许多家庭都要面对这样的问题。

    况且救急救不了穷啊,个人有个人的造化,每个人只能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才对。

    他的工作也是靠自己争取来的,并没靠谁帮着他啊。

    可怎么就心里不得劲儿呢?

    他明明一向不是个心软的人啊。

    过去看着同行亏本,被高利贷追,甚至跳楼,他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琢磨的是怎么搜罗人家漏出来的生意。

    怎么如今竟然会这么反常,为了非亲非故的邻居操这个心啊?

    多余不多余?难不成得了“圣母”病?

    不,不是,这样的道理虽然讲得通,可人毕竟不是机器啊。

    人是感情动物,哪怕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也一样有感情。

    别的不提,他忘不了自己身无长物的时候,铺的盖的可都是边大妈、罗大婶儿和米婶儿,一起帮着张罗拆洗缝补的。

    更忘不了边大爷和边大妈平日嘘寒问暖,要热水给热水,短葱姜给葱姜。

    甚至像对亲儿子一样对他,没少给吃给喝。

    就连他的师父康老爷子,当初不也是这老两口帮着送医院的嘛。

    这样邻里关系,千金难买啊,比起亲人也不差什么了,用温暖滋养了他的身心。

    他帮着边家不是无缘无故的,那是以德报德,以情报情。

    另外,边建功的处境对一个男人来讲,也委实太过憋屈了。

    空有力气无处使,空有火气无处发,天天面对自己的亲人,充满了自卑和歉疚。

    偏偏他什么都没做错,唯一的错就是存在。

    人间可怜事,莫过于此吧……

    就这么想着,宁卫民居然眼睛也有些湿了。

    而就在这时,耳听外屋咳嗽了一声儿,康术德居然也醒了。

    “老爷子,是我的烟熏着您了吧?我马上掐。”

    宁卫民意识到了什么,有点不大好意思的,赶紧嘬了最后一口烟。

    但得到回应是他完全没想到的。

    “不是。就连你那臭脚丫子的味儿我都不怕,还怕你那根烟?我是压根没睡着。一直翻烧饼呢,有个事儿老在心里闹腾。”

    “啊?您心里有事儿?……那……那得是多大的事儿啊?”

    不怪宁卫民吃惊,康术德可是他的师父,他心目里万事通一样的存在。

    他就没见过老爷子有什么时候拿不定主意的。

    但老爷子后面的话更让人大吃一惊。

    因为巧也没这么个巧法儿的。

    嘿,他们爷儿俩的心事儿,居然都愁到一块堆儿去了。

    “嗨,世上的事儿最难的办的就是人情啊。不瞒你说,我琢磨这事儿其实跟你有点关系。”

    “今儿啊,咱借壁儿的邻居老米,在院儿门口正碰见我下班。拉着我聊了会儿,问我一事儿。说区里给你那俩工作名额,能不能匀一个给他家。”

    “他那大姑娘小冉,不还没工作呢嘛,说等了这俩月已经没指望了。天天躲在家里哭。他们老两口也是没办法了,怕闺女没等着分配工作,眼睛再给哭坏了。”

    “这事儿原本没什么。论理儿,咱应该帮这个忙,不就开口问一下嘛。成不成的另说着。所当时没多想,我就应了。可回来我又一琢磨,边家那二小子不也家待着呢嘛。”

    “无论边家还是米家,都是院里那么多年的老邻居了。这事儿倘若不成也倒罢了。怕就怕是李主任说这事儿有门儿,那就叫人为难了。你说咱帮谁不帮谁吧?万一小冉的事儿成了,边家那头能是滋味儿?装傻充愣咱自己心里也过不去不是……”

    瞧瞧,什么叫事儿赶事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