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开局东京地爆天星

第七十四章 梦魔(1/2)

    一秒记住!!!【求♂书♂神♂站】手机用户输入:m.qiushushenzhan.com

    这位牵着孙子的奶奶虽然狐疑,但还是细心解答了水户隼人的疑惑。

    不过一边解答着,她一边又问着两人的身份,听着听着,水户隼人还从这奶奶口中听出了关西口音。

    难怪会管别人家门前发生的事情,多半是大阪大妈。

    看着奶奶牵着孙子远去,水户隼人估计这位大阪大妈最迟明天就会和平家的夫人说起今天晚上的怪事。

    更说不定现在就已经联系了社区的工作人员,像这样的富人区,附近的警察署可是很上心的。

    “浅子浅子浅子……”

    咬着自己的手指,水户隼人对平真生的怀疑度从百分之十上升到了百分之五十。

    “咦,浅子怎么了嘛!水户老爷!”

    “还记得刚才电影里的女主人公叫什么吗?”

    千夏双手叉腰,神气非常:“忘啦!”

    “算了……就当我没问。”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千夏的狗头晃动着,渔夫帽都差点掉下来。

    水户隼人领着千夏远离了刚才站着的位置,同事掏出手机,找出岩下麻衣子的号码。

    “岩下小姐,您现在是在外面的酒店中吗?”

    大半夜问一个‘丧夫’若妻是否住在酒店中,想一想都让人浮想联翩。

    “嗯,是的……请问……”

    “岩下小姐知道平监督家里的事情吗?就是夫妻关系,亲子关系之类的。”

    “这个……”岩下麻衣子抱着手机,皱眉思索,“一平他跟我提起过,平监督他年轻时……似乎是走后门进入电视台工作,关系靠的是妻家,据说丈人在当年12频道改组时就是大股东了,借着这层关系平监督才能年纪轻轻就达到别人需要奋斗一二十年才能达到的程度。”

    东京电视台,平真生和岩下一平工作的单位,而其前身是东京十二频道,播放科教内容,后来几经改革才成为今天的东电。

    而直到今天,也依然会有些老人在提起东电时会称呼为十二频道。

    “不过平监督……当时负责的节目、电视剧,连续两三次都滑铁卢了……”

    滑铁卢?

    滑铁卢惨痛失败的前提是先打出了土伦、奥斯特里茨战役这样的辉煌战役,不然哪能称得上是惨痛。

    年轻时的平真生完全是没有辉煌过崛起过半次,可以说——出道即巅峰,接着便一路走下坡路。

    高山滚石,轰隆隆滚落而下。

    惨!

    “一平他还说过,平监督和妻子是大学同学,欸,刚开始看今天那电影的时候我还以为女主角就是平监督妻子年轻的模样,如今看来不是啊。”

    又给岩下麻衣子保证了一番,一定会快速的把岩下一平找回来,水户隼人挂断电话,目光灼灼,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千夏,我们今晚不回去了。”

    “啊?难道水户老爷你要?!”

    给失岛恋发了条消息,水户隼人简单说了下今晚不回去的原因,又在句末保证了下和千夏不会发生什么。

    嗯?但这样的保证是不是太刻意了?原本就算没有什么,这样保证后也会给人种心里有鬼的感觉。

    想了想,水户隼人又把保证的话删了一片。

    只是发过去半分钟后,水户隼人又皱起眉头,再发了一段保证的话过去。

    “走吧,千夏。”

    ……………

    第二天,早。

    “我出门了。”

    虽然知道家里不会有人说【多多小心】,但平真生还是想有着最后一点的体面,还是说仪式感?

    怎样都好了。

    夹着胳膊下放着录像带的公文包,平真生坐上了地下铁。

    这次他的目的地不是电视台方向,而是他租住在千叶县的小出租屋,年代老旧,面积也不大,价格便宜。

    在发现节目组有自己没自己都没什么两样后,平真生连去节目组的兴趣都没有多少,反正也没有人会去怪罪自己这个马上就要退休的老人。

    说不定副监督等人还十分高兴没有自己指手画脚,他们能提前感受到生杀大权。

    “啪嗒。”

    这间狭小的出租屋内空空荡荡,只有一面白墙,白墙对过的放映机,靠近白墙的一张木头椅子。

    三者构成了简洁的语言。

    平真生没有发现在窗户外有两双眼睛看着室内,一双是充满睿智的眼睛,一双是充满弱智的眼睛。

    墙面一阵斑驳后,这部几十年前的电影又一次开始播放。

    这并不是平真生口中拙劣的垃圾作品,至少对他来说不是。

    “浅子。”

    平真生双手握起,放在膝盖下,他看到了电影中女主角第一次出场的画面。

    但跟水户几人所看到的画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