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开局东京地爆天星

第七十六章 挚爱永生(下)(1/2)

    一秒记住!!!【求♂书♂神♂站】手机用户输入:m.qiushushenzhan.com

    水户隼人看着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的平真生,这个时候他只需要轻轻一脚就能把平真生踹飞。

    不过他是儒雅随和的神官,怎么会对普通人下手。

    “你杀了我,你快杀了我。”

    “这么多人因为我而死,你不是消灭邪恶的超凡者吗?快点杀了我!”

    “杀了我你才能良心安定吧,啊?!”

    ………………

    五分钟后,水户两人坐上了出租车,千夏轻松的将岩下一平扔进前座。

    只是在拿着火速刺刺坐进车内的时候,出租车的底盘吱呀向下压了几分。

    绝对恐怖的重量,这根可疑的棒球棍并非铝制!

    “就把那个老人放在屋里吗?”

    “嗯,他和我们没有关系。”水户隼人闭着眼睛,“我们只负责除灵任务,他的罪恶和我们没有关系。”

    不是因为没有关系,而是在法律规定下,水户隼人没有权力审判平真生的生死。

    毕竟和斑马金融公司这样的极道不同,平真生好歹也是电视台里的监督,有着一定的社会地位,杀了的话会惹出来麻烦。

    公共知名人物。

    况且,这老头估计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水户隼人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体内传来的巨大疲劳。

    中央区。

    跌跌撞撞的,平真生抱着录像带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家中。

    他本就衰老的面容现在更是灰白,仿佛下一秒就会一命呜呼,生命的意义在录像带被毁掉后彻底被剥夺。

    平真生孤零零的坐在在房屋的沙发上,脚旁倒满了汽油,刺鼻的味道让人一闻就心生不祥。

    妻子今天似乎是去了儿子家,要为了马上前往阿妹莉卡而道别?

    至于今晚她还回不回家,平真生并不清楚。

    他抱着已经失去了超凡力量的录像带,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有点烦躁。”

    他笑着说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

    “啪嗒。”

    香烟点燃,袅袅的烟升起。

    他在大学时是不抽烟的,在毕业成为监督后才因为压力抽起了烟。

    回想了一下自己的一生,还真是乏善可陈,平真生也有须知少年拿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的时候。

    似乎是在十几岁到大学毕业后的一两年中,还保持着这样对自己盲目自信的天真。

    不肯甘心于瓦砾为伍,但也不敢下苦功夫雕琢自己,害怕自己并非珠玉。

    但荏苒而过的时间告诉平真生,这一直以来只是他唯恐暴露才华不足的卑怯的恐惧,和厌恶钻研刻苦的怠惰,这些便就是他的全部了。

    “至少前半生过的还是不错的。”

    从大学中碰到初恋,和初恋一起畅想着未来,喜欢上新兴不久的摄影艺术,并且初恋浅子的父亲正好就在电视台的会社中担任高官职位,自己理所当然的进入了其中。

    只是自己的才华太差,一次又一次辜负了众人的期待。

    或许在别人看来自己是走后门,但平真生并不这样觉得,他和浅子是真爱。

    不过是在什么时候,浅子死了呢?

    是自己第三次作品失败,导致自己就此下沉的时候?还是在下沉后自己心态的剧变,心灰意冷?亦或者在长年累月的生活中,自己依然在幻想着无聊的事情。

    如此种种都让浅子在失望中消磨,最后死在了消磨中。

    “但不管怎么说,浅子已经死了。”

    平真生弯腰将烟头掐入汽油中。

    火焰像是在水中晕开的墨水,轰隆隆呈圆圈状扩散!

    火焰在挣扎,火焰在生长流浪,平真生平静的凝望,平真生感受着身边万物变成荒芜。

    他攥紧了录像带,在寒冷的冬天中感觉到曾经所拥有的温暖。

    “浅子。”

    火焰爬上平真生的眼球,他破碎的眼球却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的大学校园。

    看到了在电影拍摄时,对未来满怀期待的自己。

    黑白色调的校园,火焰烧掉了黑白,洗刷出五彩缤纷的颜色!

    浅子坐在他的对面,这里是大学的图书馆,两人正在交谈着关于生活学习上一些悲春伤秋的事情。

    “真生,你做噩梦了吗,怎么满头大汗的。”

    年轻的平真生用手掌支撑着自己的头,点头苦笑着:“做了一个很漫长的噩梦。”

    “能说一下是什么噩梦吗?”

    “你想听?这并不是一个多么美好绚烂的梦。”

    “我想听。”

    “我梦到大学毕业后我成为了电视台的监督,梦到了我往后几十年的人生,我似乎依然是像现在这样一事无成,梦中还有你。”

    “我?那是怎样的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