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重生回潮

第一章 最美好是重逢!(1/2)

    一秒记住!!!【求♂书♂神♂站】手机用户输入:m.qiushushenzhan.com

    “糟蹋钱,我都这把年纪了,孩子们啊,我不能拖累你们,负担你们。”

    医院里,张高兴不再配合医生治疗,如同风中的残烛火。

    他用着最后气力进行他人生最后一次倔强。

    不过在烛火熄灭之前他想回家。

    家里没钱糟蹋,也只能是等死的命,一把年纪了怕啥,虽然真到这一步了,真怕死,可是他得硬气绝不能说出来。

    而且死在医院里倒不如让自己死在家里,死在这医院感觉太冷冰冰了,不如死在家里相对温暖一些。

    他知道这一次天要收走他了。

    最近许多的往事,时常浮现在眼前,有些小时候去世的小伙伴都蹦跶出来。

    他们都在拽自己跟他们去。

    躲是躲不过去了。

    保养了大半辈子的肝病,在古来稀肝硬化了,能到六十九岁,其实他知足了,已经活到了一个正常人差不多的年纪!

    因为对自己,他一直以为活到五十岁挂就行,如今多活了十九年,还有啥不知足的。

    不能拖累了儿子,孙子,他们都不容易,都挺忙的。

    上班的要上班,上学的要上学,他们很多人天遥地远的,不少孩子在外地城市。

    所以他们能赶来陪自己走最后一程,这就是最大的孝了。

    自己的病是绝症,花钱多而且治不好,何必。

    所以他想回家等死,接受自己的寿终正寝,让自己走得更尊严一些,虽然他很想流泪,哭着自己不想死,还想多活上几天,孙子说带自己看看大城市的啊。

    “老人家,让我再看看你。”

    带着眼镜的中年医生尽着他最后的责任,给老人再进行最后的一些检查。

    “不。”

    张高兴费劲地摇头。

    看到倔强的老爷子,医生也是摇摇头表示无奈。

    “老爷子不接受吸氧了。”

    “请一位家属跟我来一下。”

    张高兴的大儿子张果实跟着医生出去了。

    “病人家属,你做好准备吧,老人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甚至今天都可能挺不住。”

    医生摘下口罩,带着十分平静的心情说道。

    老人拒治疗这种操作,他们医生也见惯了。

    而家属则不然。

    知道老爷子大限,多么希望他还能在活着几天,让他们再能尽最后一点孝,能延续一天也好。

    虽然一些不肖子孙在他生病时候由于难侍候,久病无孝子,巴不得老不死快点走,浪费他们太多时间,这糟老头子一直坏得很,但是人之将死,此时他们哭得让他张老汉还留恋人间。

    此时,张果实眼泪“刷”地流,眼角却太干,泪都显得不是很明显。

    ……

    此时老爷子的儿孙们都知道了老爷子就这一两天了,老爷子现在是不能吃也不能喝。

    比如大儿子就十分地觉得很后悔,很后悔。

    哪怕是猪肉暴涨,他也应当在前几天多给爸多买两斤猪肉。

    老爷子身体不好,肉每次也吃不了几块,就是两顿没荤他就会大叫,骂人。

    老子三天都没有见到荤的,哪怕前天明明就吃过了。

    此时病房里,儿孙后辈们在沽咕囔囔,大多已经知道老爷子是不行了。

    有点嗡嗡的。

    “老婆子,对不起,我老是嫌弃你大字不识,嫌弃你不会办事,嫌弃你顾儿孙不再顾自己,老是发脾气,还有还有好多,我不该……不该对你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应该吸点氧的。”

    此时张老汉心里跟自己说道,感觉意识有点模模糊糊,想跟老伴最后交待自己藏了点私房钱,用袜子藏在……

    张嘴却是吐不出来。

    就没那个小子硬给自己来点氧。

    这些混球。

    喂了他们那么多年,真白瞎了,我拒绝,你们就真看着我死啊,不肖子孙,别只顾着哭啊。

    握拳哭声中来世,撒手在别人哭声中而去。

    “呼!”

    “呼!”

    像是溺水的人再次呼吸到空气,张高兴贪婪地吮吸着。

    一屁股从床上坐起。

    这动作。

    麻溜滴让他目瞪口呆。

    “我张老汉怎么这么利索了。”

    再四周一看,张高兴瞳孔收缩,这不是医院!

    而且自己的胳膊腿,怎么这么健硕了,不是骨头柴火。

    “天,怎么了!”

    “我张老汉,这是重生了么,那不是自己偷窥的孙子小说里的事情吗?”

    打量着四周。

    似乎,似乎,这地方有点熟悉,有着自己“远古”的记忆。

    好像是自己当年在彭埠镇农具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