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元陵图

第一章 飞雪连天人飞驰 锦衣藏行衍杀机(1/2)

    一秒记住!!!【求♂书♂神♂站】手机用户输入:m.qiushushenzhan.com

    大雪纷飞,北疆茂林深处白皑皑一片,树木银装素裹,一汪巨大的碧潭也早已经冻成一抹薄冰。

    飒飒飒踏雪疾走的声音,雪林中,一名老者带着一位孩童顶着刺骨风雪在林中踽踽疾行,老者衣着单薄神情冷峻,还时不时的观察地形。

    孩童穿着一身厚厚的冬装,小脸冻的红扑扑的。

    不多时那一汪冰晶碧潭出现在二人眼前,一阵狂风呼啸吹落树上的积雪,掉落入那抹碧潭之中,薄冰单薄一触即溃,瞬间便全部碎裂开来,露出了里面冰冷的潭水,潭水有些清澈,似有波纹震荡开来。

    老者紧紧的盯着碧潭,周围的一丝风吹草动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爷爷,我们这是要去哪。”这时九岁孩童仰起红扑扑的小脸问道。

    “爷爷带你去见一位故人,只有他能护你周全。”老者眼神还是死死的盯着碧潭说道。

    “故人?”孩童他从小便和爷爷在这深山密林中长大,也从未听爷爷提起过任何人,此时突然提到故人一时便迷茫起来。

    又一丝波纹在碧潭之中荡开,老者一丝警惕,护着孩童便要绕开。

    “想走,没那么容易。”忽然稀里哗啦从碧潭之中窜出十几人,领头之人大喊道。

    他们清一色飞鱼服,腰身配着绣春刀,全身湿漉漉的,寒冬之中冒着白烟,却丝毫不觉得寒冷,显然是武功高强,有一定内力之人。

    孩童被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问道:“爷爷,爷爷,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从水里出来。”

    老者冷笑一声道:“他们只不过是朝廷的鹰犬,明教的叛徒而已。”

    领头之人与其他人的装束有些不一样,锦绣服上绣着绿色飞鸟图样,他也不生气,上前几步,似有些跛足轻笑道:“云散人还是那么的嘴毒不饶人啊,同门一场,何必呢。”

    “我呸,就你这样的孬种,还配和我师出同门,回去告诉萧狗贼,想要拿我,他亲自来。”老者说话间扫了眼地形思索着如何突围。

    萧狗贼自然是锦衣卫指挥使萧玉,前明教光明右使,后背叛明教助朱棣谋反成功被任命为锦衣卫指挥使。

    领头之人见老者辱骂指挥使大人,顿时怒气上涌,萧玉的狠辣他是知道的,而他最讨厌的便是有人背地里骂他,听到的人同样该死。

    “敬酒不吃吃罚酒,本想留你一命,看来是不行了。”领头之人挥了挥手。

    其余锦衣卫悄然的封住了老者孩童的退路。

    风萧萧而肃然兮,雪舞漫天而寒出鞘,大战一触即发。

    “爷爷我怕.....我怕。”孩童见这些人嗜血的目光顿时哆嗦道。

    “锋儿别怕,爷爷护住你,等下一直往南边跑,不要回头。”老者也拔出了绑于腰身的软剑嘱咐道。

    孩童点点头,然后迈开步子艰难的往南边跑,老者紧随其后。

    孩童老者动了,锦衣卫自然不会让他们如愿,刀锋炽雪,几名锦衣卫飞快的朝孩童掠去,身后那一抹划痕比值整齐。

    领头之人也出手了,只是忽然想起萧玉的嘱托:“他可以死,孩子不能死。”

    一惊急忙喊道:“孩童抓活的。”

    锦衣卫们点点头,抹去刀锋,探手去抓孩童,咻,老者软剑袭来,两名锦衣卫探出去的手一疼,缩了回来,扫眼看去,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触目惊心。

    锦衣卫大怒,弃了孩童,挥刀朝老者砍去。

    孩童太小,使出吃奶的劲也才跑出几里路,老者一路护住孩童恶斗十几名锦衣卫好手,身上早已经伤痕累累。

    “去死吧。”说完一名手背受伤的锦衣卫箭步便冲到了老者的面前,单刀劈向老者的面门,老者软剑一卷,用力一拉,锦衣卫手中的绣春刀脱手而出。领头之人紧随而到,一腿横扫向了老者的腰际。

    老者单手猛地在腰间一挡,不过,领头之人最擅长的便是这腿功,这一脚力道很大,直接将老者的单手震飞,老者顿时腰间传来一阵剧痛,吐出一口鲜血,领头之人攻势不减,乘胜追击,单脚直冲老者的心口,生死关头老者急退几步猛然甩出绣春刀,绣春刀咻的一身直插后面的树干三公分,这也阻断了领头之人必杀的独龙腿。

    趁着领头之人收回脚的空档,老者后移了几步,靠近些孩童,然后微微抖了一下被震得发麻的左手,显然很痛苦。

    “云散人是不是老了,居然接不住我这一招鞭腿了,看来逃亡的这些时间,你疏于练武啊。”领头之人步步紧逼,身旁的锦衣卫又虎视眈眈,孩童还在奔跑。

    一行人血战茂林,老者鲜血滴在白皑皑的雪地上显得格外艳丽。

    领头之人见快出了茂林,前面的官道上似有行人,虽说锦衣卫属于官府,但青天白日的杀人勾当能避人耳目便避人耳目,于是便大喊道:“事不宜迟,送他上路。”

    老者眼中闪过凝重之色,锦衣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