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丁一传奇目不识丁

序启(1/1)

    一秒记住!!!【求♂书♂神♂站】手机用户输入:m.qiushushenzhan.com

    月黑杀人夜。

    十几黑衣人渐渐包围了一座破落的村庙,脚下碎叶的窸窣声却尽数入了庙中布衣刀客的耳中。那布衣上四处纵横刀痕剑痕,满满缀着乌黑的血迹,而右臂处竟是空空如也。

    昔日令天下人胆寒的那把刀,静静地躺在主人的左手边上,已微微卷了刃。

    英雄末路,以何相搏?

    “门外的朋友,干的虽是见不得光的行当。我薛欢却是想死个明白。”布衣刀客持刀直起身来,朗声道。

    “薛大侠要明白。这个江湖上,雪中送炭的人不多,落井下石的却是不少。”话音刚落,门就应声而倒,一柄柄长剑直指庙中刀客。

    为首的黑衣人,一步上前,打量着他此行的目标,待望见其右臂处时,不由轻叹了口气:“都道双拳难敌四手,而薛大侠此时却连双拳都没有了。可惜啊可惜,那十息夺人项上人头的狂风三刀,今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我薛欢,就是死,也绝不会死在你们这些藏头露尾的鼠辈手中。”言语间便提刀,一步步向那杀手头领走去。

    “上!”闻得一声令下,十几杀手皆动,招招向薛欢的要害刺去。

    夜幕中,那狂风三刀竟是化作以命相搏的招式。随着那刀深深嵌入敌人脖颈,一时间,血喷如注,而薛欢此刻也是又身中数剑。

    猝不及防。一柄长剑已离其颈只有堪堪不过一寸,瞬息间,那剑被一枚石子击中,脱手而去。

    庙内的十几黑衣人皆僵直了背,警惕地探查着四周。

    只见一抹身影,自房梁翻身而下。一身墨黑的斗篷间,传出不紧不慢的话语“不巧,我今日正想做这雪中送炭之人。”

    这庙中还有另一人的存在,他们间竟无一人察觉,众杀手不禁心中一骇。

    “阁下一句不巧,便想让我们无功而返?”杀手头领微微皱了皱眉,一时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而那黑影却是动了,只一瞬,便避开了那剑芒,迅疾地掠至杀手头领身前。一只白玉般的手从斗篷中探出,轻扣住了那杀手持剑的手腕,稍一作力,那长剑便转而落入他手。

    待其惊觉手腕一痛,已顿失兵器。

    好快的身法,以疾如狂风的三刀闻名于江湖的薛欢,却是也看不清黑袍人夺剑的那一招。

    “退!”无一丝犹豫,杀手头领疾步后退,得令的其余杀手也皆往庙外撤去。

    然而,已是来不及了。

    数十枚暗器,自黑夜中暴射而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黑袍人手中那柄夺来的长剑,便承了其力,撕破了黑夜,朝那暗器来处而去。

    庙外的草丛中,传来一声闷哼,随即一道黑影掠草而去。

    而庙中,那群杀手皆死于暗器之下,十几人应声倒下,连呻吟都未曾发出。暗器之毒,可见一斑。

    这些不过是二流杀手,无论今晚他们是成是败,本就都会命尽于此。

    “多谢这位侠士相救。救命之恩,自当以命相报。可惜我薛欢现在这条命,也值不了几个子了。”薛欢望了望自己空荡荡的右肩。

    “薛前辈可知那杀手头领为何不战便要退?”那黑袍人不等薛欢回答便是故自说了下去,“因为我有剑,而他无剑。他自然要退。”

    “可现在我有刀,你无刀,而败的却一定是我。”薛欢苦笑一声,抚了抚手边的刀。

    “薛前辈既然都明白,又何须妄自菲薄。”

    薛欢闻言,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那黑袍人,像是要看透他似的。

    支持(求书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提示:浏览器搜索{求,书,神,站}可以快速进入本站看书!